第二十一句(1 / 3)

加入书签

程佳韵原以为这次出门只是简单两天的短途旅行,就没带什么复杂装备。

所以当两人心血来潮要去看星星,行动即将落到实处的时候,她才发现他们既没有天幕,也没有帐篷,甚至连零食饮料都没有准备。

谢霄倒是不在意这些,说是找个空旷僻静的地方坐着吹吹风就行。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程佳韵也不想扫兴,索性拿了块野餐布出门,随便凑合一下。

今日天气虽好,但也没有气象预报所说的那么多星星,放眼望去也就数十颗的样子。

四周无人,万籁俱寂,只能听见虫鸣鸟叫声和晚风卷起落叶的沙沙声响。只属于两个人的夜晚,无人搅扰,其实很惬意。

程佳韵转头去看谢霄,发现他盘腿坐在餐布上,一只手拿着罐装可乐,脊背习惯性地挺得笔直,静静望着天空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反正一定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。

程佳韵回想了一番,似乎从她认识谢霄开始,就没见他开心过。

“谢霄。”程佳韵嘴里咬着吸管,一口冰镇可乐下肚,透心的凉意,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。

她正准备问他有没有感觉心情好一些,结果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。

“稍等,接个电话。”谢霄冲程佳韵扬了扬手机,竟丝毫没有避讳她,直接把手机搁在地面上,摁了免提。

“嘀”的一声后,电话里传来一个温婉的女声:“谢霄,你在听吗?”

“妈,我在听。”谢霄轻唤了声,嗓音温和。

“孩子,这几天心情还好吗?有没有按时吃饭,好好睡觉?一个人在那边,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“我挺好的。”谢霄停顿了下,又继续说,“而且我现在不是一个人,黄粱也在我身边陪着我。”

闻言,谢母似乎放下心来,耐心与他交代:“黄粱那孩子一向心细,这些年一直陪着你,把你照顾得那么好,你也要对人家好一些,朋友之间要相互关照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,妈。除了黄粱,我在这里还认识了一个女孩儿。”说着,他转头看向程佳韵,唇角不自觉勾起,“她很好,对我也很好。如果有机会,将来回到京州,我还想带她去看看多福呢。”

听他这么说,谢母原本平和的语调忽地上扬,听起来很开心:“那很好啊,妈妈等你们一块儿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谢霄说,“你们不用担心,最多两个月,我就能回去了。”

……

莫名被这人在电话里cue到,程佳韵转过头看他,眼中含着不解。但谢霄还在和他母亲聊着天,她也不好插话,只能耐心等他们讲完。

电话里,谢霄的母亲只是说着寻常关心他的话,并没有提及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八卦新闻。程佳韵猜测,她应该是不想让谢霄过度紧张而装作不知情。

想到这里,她心头莫名有些发酸。

这通电话并没有进行太久,简单聊了几句就挂断了。程佳韵抬眼,一双褐色眸子滴溜溜打量着身侧的人。

过了许久,谢霄一直沉默不言,她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你刚才说那些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他侧过头,面不改色:“嗯?哪些话?”

程佳韵仰起脑袋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这个人,显然是在明知故问。“你不是你说要带我回家见多福吗?什么意思?”

闻言,谢霄笑了笑,修长指节有一搭没一搭地摆弄着地上嫩绿的草芽:“没什么意思,我们家祖传的优良品德,就是好客。”

程佳韵真是服了这个人嘴欠的功力。明明是他先挑起来事端,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搞得她心神不宁,结果一转脸他倒没事人似的不肯承认了,搞得像是她在觊觎着他什么。

程佳韵才不会这么被轻易地敷衍。打量着夜深人静,周围少有人经过,她决心教训教训他。

程佳韵手心撑着地面,脑袋忽地凑近他,一双狭长而又妩媚的眼死死锁住他。

仅仅隔着四五公分的距离,程佳韵清楚地看见,谢霄脸上的表情由淡定自若转变为慌乱无措。

盯着对面那双青涩却又带着几分怯意的眸子,她满意地扬了扬唇,唇角笑容狡黠:“是吗?”

她说着,再次凑近,粉嫩的唇瓣几乎贴着他的耳廓:“那你有没有听过,说谎的小朋友,会长长鼻子的哦。”说完,她抬手,用力捏住他的鼻尖,左右晃了晃。

偏偏她这种逗弄小孩子的神态和语气,让谢霄觉得最是可恶。

“程佳韵,你真的是……”谢霄偏了偏头,甩开她的手。明明早已习惯了她的不着调,可当她离自己这么近时,他还是会没出息地心跳加速。

是真的很没出息,却又不得不承认,他心里的某一处,确实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,正一寸一寸变得柔软。

程佳韵抱着胳膊,斜睨他一眼,意有所指:“早就告诉过你了,不要捉弄姐姐,不然后果很严重的。”

谢霄有些急了:“我捉弄你什么了?明明是你在捉弄我好吗!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