猝不及防(1 / 3)

加入书签

“喝口水吧。”

师子骞倒了杯水递给权威和陈光霁两人,权威点头接过,抿了一口放在一旁:“谢谢。”

陈光霁接过一饮而尽,喘了口气将外套解开:“勒死我了。”

紧闭的门被推开,三人望去,见封耀面色阴沉地站在门外。陈光霁瞥了权威一眼,见权威面色不变,语气一如往常:“耀姐。”

封耀快步走到她面前,权威凝视着她的眼睛:“怎么了?”

“啪——”

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权威头被打得偏向一边,脸也迅速红了起来。

陈光霁语气焦急,但脸上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:“哎呀,封部你怎么回事,你打权部长干什么?”

师子骞皱眉,看着封耀抬手,似乎还想给权威一巴掌,她上前钳制住她的手:“你冷静点。”

权威头发散落,遮住了她的表情,她抬头对师子骞道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陈光霁了解权威这个人,她表面上温文尔雅、知书达理,但其实睚眦必报,心眼比针孔还小。她想看看权威对封耀会是什么反应,师子骞见她一动不动,伸手将她揪了起来,拽着往门外走。

“我想待着!”陈光霁甩开她的手,师子骞又用另外一只手抓住她,随手关上门。

屋内只剩下权威与封耀两个人。

权威站起身,看着封耀,她沉稳的眼神中带着难过之色,“耀姐。”

“你到底瞒了我多少。”封耀声音颤抖,“那篇报告是你雇人写的?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九月三号,疲惫的李永安找到封耀,对封耀透露了她隐瞒已久的实验。

她面容枯槁,与封耀第一次见她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大相径庭:“小耀,主城区所有科学家中,我最看好,也最信任的人是你。”

封耀握住她的手:“会长。”

李永安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,她眼神浑浊,神智也不甚清醒,她停顿了会,才继续道:“我无法信任其他六名会员,这件事,我只和你说,如果哪一天我死了,你记得要继续这项实验。”

她慢慢道来,讲述她在进行一个名叫“融合计划”的研究,并详细说了研究已经到了什么程度,随后她继续道:“1号实验体在今早已经逃走了,我希望你能找到她,判定她是否已经研究成功,如果成功,你便将她芯片的程序复制到主程序中,这样便可以修改我们城区内所有人的芯片系统,如果没有成功……你要继续对她进行实验,这是我的遗愿。”

“会长。”封耀握住她的手,“我不会要你的死的。”

“我已经没救了。”李永安道,“过几日我会把研究的所有资料和钥匙给你,在我死后,我希望你可以带领主城区走向一个和平的未来。”

“还有防护罩……”她咳嗽几声,“防护罩这个研究项目你也接手快十年了,交给你我很放心。现在它已接近成功,但启动拦截程序的话,还需要权限。”

“我体内的芯片可以启动防护罩的拦截程序,在我死后你记得取出。开启拦截系统消耗的能量巨大,第一次试验成功的话,后面除非迫不得己不要再开启。一定要在启动拦截程序之前把关于融合计划的程序复制到主程序中。如果融合计划失败,那么就别开启拦截程序。”

封耀一愣,她问:“为什么?融合计划和防护罩有什么关联?”

“当初我在研究芯片时便发现,主城区内除了防护罩,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承载芯片的主程序系统,所以我便把主程序设置在防护罩的中枢系统内,把周折体内的系统复制到主系统内,中枢就可以通过控制芯片实现对居民的集中管理,调节居民的情绪、行为和思维,以维持区内的稳定和秩序。防护罩的拦截系统开启后,中枢负荷过重会自动锁定,不能再更改,所以一定要先实行融合计划,但如果融合计划有误,她的系统复制到主程序中,也会导致中枢产生异变,引发其他问题。”

讲完这些,她的力气也快耗尽了,她喘了口气,继续道: “至于其他区……”李永安闭上眼,“其他区,如果他们愿意回来,就让他们回来,如果不愿意,就全部杀了吧。”

信息量太大,等夜晚降临时,封耀心中的情绪还是无法稳定。

她坐在办公室,身后一个人走来给她披了件衣服,她抬头,权威微微弯腰,担忧地看着她:“身体不舒服吗?”

封耀摇头,将外套放在椅子上,站起身走到窗前。

权威见她似乎不想多说,便安静地站在一旁。过了一会,封耀突然开口:“权威,别人都说李永安看好你,想培养你当下一任会长,你怎么想?”

权威低笑:“会长的玩笑话,我并不在意,况且李会长未过六旬,身体硬朗,没必要太早考虑下一任的选人。”

封耀转身盯着权威看了很久,权威一动不动地任她观察。

封耀道:“你应该知道她得了癌症,命不久矣。”

“总有办法治愈的。”权威走到她身边,将她领到座位上坐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