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7 章(1 / 4)

加入书签

崽崽们身上,都是干净整洁的。唯有胤祺衣服凌乱不堪,身上还沾着不知名污渍。

太皇太后当即黑了脸,锐利的眸子环视一周,她冷声道:“服侍胤祺的宫人在哪儿?”

几个太监面面相觑,然后低着头,快速走到屋子中间跪下,“奴才在。”

“你们平时就是如此照看胤祺的?”

太皇太后不愧是经历三代帝王的,气场不是一般的强。

只一句尾音上扬的话,就吓得在场众人,纷纷禁声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
跪在地上几个太监,更是被吓得抖如筛糠。他们支支吾吾道:“奴才……奴才……”

奴才了半天,都没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。

不是他们不想说,而是这事儿真的与他们无关啊!他们要怎么说,总不能说是主子贪玩儿,和大阿哥他们一起玩儿时,被创雪里了吧?

太皇太后的耐心,很快被他们磨尽。索性连问都不问了,直接摆摆手,“拖下去,这种连主子都照看不好的奴才,要他们有何用?”

在宫里,不中用的人,下场只有死路一条。

几个太监吓得,忙跪在地上磕头,请太皇太后饶恕。

慈宁宫的宫人,可不管这些,他们只管服从主子交代的任务。连拖带拽的将几人,从屋子里拖出来。

一个的眼尖的太监,忽的瞥见不远处换衣服回来的胤祺,忙道:“主子,求您救救奴才。”

胤祺认出了是服侍他的人,他立马上前,拦住了宫人的去路。询问道:“公公,他们做错了什么事?为什么要拖他们走?”

宫人们虽然是,奉太皇太后的命令行事,却也不敢得罪胤祺。

毕竟胤祺由皇太后亲自扶养,自小得皇太后,和太皇太后两位老人的疼爱,额娘宜妃又得万岁爷专宠。

这背景,纵使再给他们加上十条命,他们也得罪不起啊!

为首的太监赔笑道:“哎哟,五阿哥。奴才是奉命行事,您就别为难奴才们了。”

“奉命,奉的谁的命?”

你就问吧,一问一个不吱声。

不过他们不说,胤祺大概也能猜到。在慈宁宫,除了会奉太皇太后的命,还会奉谁的命呢?

“好,你们不说,我不为难你们。但你们不能走,我会进去问清楚情况。如果他们是无辜的,你们则无权利,再拖他们离开。”

此刻的胤祺,在被拖拽的太监眼中,宛若从天而降的天神。

那太监闻言,面露难色,“这……”

胤祺可不理会那太监那么多,他对胤禛说:“四哥,我去屋里问问皇玛嬷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,乌库玛莫为什么要,让人把它们拖走。我担心没人看着,他们不会乖乖等在殿外。所以还要拜托四哥,让苏培盛等在外面,看着他们。”

“五弟你放心去吧,我会让苏培盛看好他们的。”

胤祺听完点点头,然后掀开帘子,进了屋子。

胤禛则是同苏培盛,交代了胤祺的话后,也跟着进了屋子。

别看苏培盛体格,比不过那几个宫人。但他有脑子,还会耍赖。弄的那几人,愣是站在原地,寸步难行。

屋内,胤祺在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,抱着太皇太后的胳膊嗔怪道:“乌库玛莫,您真的是冤枉他们几个了。孙儿身上的脏污,真的不是他们照顾不周,导致的。”

说实话,太皇太后并不相信胤祺,“小五,你该不会是为了,保全他们几个人,故意这样说的吧?如果真的是那样,那么这几个奴才,更是留不得了。”

胤祺摇摇头,“不是的,乌库玛莫。”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,讲述给皇太后,“四哥他们都可以给孙儿作证。如果乌库玛莫不信,大可以去问他们。”

太皇太后不可能真的,去问几个崽崽,胤祺到底有没有说谎。

不过,她也信了胤祺的话,让嬷嬷出去,命那几名宫人,放了服侍胤祺的太监。

对于胤祺的贪玩儿,太皇太后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原本以为尚书房,这崽子会有所收敛。没想到不仅没有收敛,甚至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。

她轻点了一下胤祺的额角,宠溺中又带着些无奈道:“你呀。”

胤祺吐了吐舌头,窝在太皇太后怀里,没有说话。

这件事情至此,算是翻篇了。

太皇太后又留崽崽们在慈宁宫,说了会儿话。没等她放崽崽们离开,前来请安的嫔妃们,就陆陆续续来到了慈宁宫内。

太皇太后见状,禁不住打趣道:“哟,你们这是知道,小崽子们在哀家这里,所以才一个个的过来看哀家。”

“哎哟,太皇太后,您这么说,真真是伤了,臣妾这份诚挚的孝心呀。”说话的人,是胤祺的额娘宜妃。

胤祺不愧是宜妃十月怀胎,辛苦生下来的。母子二人说话的语气和神态,简直如出一辙。

太皇太后笑看着皇贵妃道:“如果是容怡(皇贵妃)说这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